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 ;流下感动的眼泪

Monika GER48:

黑塔利亚 295话

本来期待阿普和法叔搭上话的……

【异色雪兔】梦中事

左长鲸:

                                           ——“我分不清梦与现实。”


太阳穴的钝痛将他叫醒,尼可拉斯又想起那...

怕大家还在关注着这个账号等粮,我就再发一遍通知好了。

请看下文 ↓

我现在用着的这个账号大概是弃了的,大概偶尔会爬上来发点日常感想(不对),总之粮是不会再放到这个号上了。

如果要看文的话,请移步@烏云 这个账号,接下来我写的文都是放在这个账号了。

另外最近写的东西(发在新账号里了)貌似有点致郁,注意避雷吧,唉。

谢谢,我爱你们。


要是有一个尤露希安,或者一个安娜,那该有多好呀…

不,还是尤露希安和安娜吧,她们更好,也只有她们了。

…我在想,我很喜欢我将要写的这个故事,大概会很俗,但是我真的十分向往这样的雪兔…

不关注外界的变化,不受它们的影响和干扰,只顾着写自己想要的东西,心无杂念,心怀虔诚,真的很好了。
写给自己的故事,献给他人,真的真的很好了。

写雪兔的时候就觉得这俩是有距离感的,一直都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距离感。可一旦靠近,这俩就可以很近很近了…

有时两人都会变得很暴躁。

比如基尔伯特受伤的时候伊万总会凑过去抠他的伤口,然后咯咯的笑起来。

而基尔伯特则会痛得龇牙咧嘴,然后恶狠狠地扯开伊万裹在脖颈处的围巾,照着那苍白的脖颈毫不留情地用力咬下去,满意地听到那笑声像是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一样顿住,伴随着吃痛的吸气声。

可血液依然他的伤口里蔓延下来。

【-】

不知所云。

以目前的状态来看,我也只能写出这些超短的片段了…

颓。

=================

基尔伯特在沉睡中确确实实是感受到了那微凉的触感,那冰凉的东西小心翼翼地轻贴上他脸颊的肌肤,然后顺着脸部的轮廓细细描摹。

基尔伯特在午间阳光正好时,都会来到这棵古树下靠着树干慵懒地小憩。一次他蓦然醒来,毫无征兆。于是他看见那只抚摸着自己脸庞的手的主人,那堕入他眼睛里的白瓷瓶中堆着紫色的土壤,而那里面埋葬着星辰的尸骸,固执地露出它们光洁的脊背。

40fo感谢,来点梗啦。
雪兔only><.
由于学业以及懒癌等原因,所以进度可能会非常缓慢…
以上,谢谢大家。

1 / 3

© Loren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