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病娇组】黑珍珠

突然想写病娇组,练练笔,乱七八糟。

文笔渣上天,烦躁。

听到别人在讨论《蒙娜丽莎》时突然想到了这个。

啊,难产期,难受。

强行扣下这么篇东西,希望能够喜欢?

… …

我耀眼夺目的黑珍珠,你为何这么令人痴迷。

当我勾画完最后一笔时,我因高度集中而紧绷的神经这时才放松下来,神色复杂地看着画布上标致的人儿,那双紫眸里沉淀着的情绪使我的眼神闪躲着。

我蹙起眉头,抬起被颜料弄得脏兮兮的手擦了一把头上密布的汗水,站起时身体酸痛无比,抬眸看向对面的人,她已经从木椅上站了起来,紫瞳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我回忆起在几个小时前,我们的会面。

“哥哥。”身后蓦然响起的清冷的声音如同一片雪花落在我心间,轻柔却又冰冷。我的身体僵了僵,转过身来看向来者。

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我亲爱的妹妹,也许刚刚在打理自己的农田,收到自己的邀请后来不及思考太多便匆匆赶了过来。铂金色的发丝凌乱着,腕部的衣袖挽到了小臂处,白皙的手因劳作而变得通红,脏兮兮的,甚至可以看到一些伤疤。直到这双手的主人默默地扯下衣袖试图掩饰什么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盯着人家着实有些失礼,于是尴尬地移开视线,开口道:“啊,是这样的,我想要为你画一幅肖像画,对,肖像画。”

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想给娜塔莎画一幅肖像画。

新的一天开始,我如同往常一样起床洗漱,然后无所事事地看着书。我也不知怎地,突然就想作画,而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人便是亲爱的娜塔莉娅。啊,没错,就是她。我这么想着,心情莫名也愉悦了许多,也许是心血来潮,我也弄不清楚了,拿起电话喜悦地叫娜塔莉亚来一趟这边。

她很快就到了,我没料到。

她点了点头,有些局促不安地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不断地整理着裙子,调整坐姿。我眨了眨眼睛,轻声安抚道:“不用太紧张,放松,自然一点就好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努力地使自己显得不那么紧张,我准备好画具后也坐在了椅子上,听着自己也有些缭乱的呼吸声,抿了抿唇然后说道:“我要开始画了。”

她似乎是应了一声,我听不太清她还说了什么,但也无暇去思考她到底讲了什么。看了一眼她,然后开始作画。手有些发抖,于是我握紧了些画笔,努力静下心来画。那凌乱的铂金色发丝,美丽的脸,瘦削的身材,层层叠叠的裙摆,白皙的皮肤与纤细的手指,还有手上的伤疤,裙子上不易观察的补丁,她的美丽她的丑陋,一切都跃然纸上。她就像一颗黑珍珠,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打磨,由痛苦铸成了独一无二,最独特的最高贵的她。

只是我无法忽略那最为精彩也最想让我逃避的,由始至终都是她那一双深邃的紫色眼眸。那里面随着岁月的增长而慢慢沉淀下来的感情,无不从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

忽然想起一句话,忘了从哪听到的了,好像是:眼睛是心灵之窗。

一开始,那双紫瞳里是显而易见的紧张、不知所措,我送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想回以一个微笑,扯了扯嘴角却没有笑出来。时间长了,那双眼眸似乎又有些迷离,也许它的主人正在发呆,是透过我想到了什么吧,也许。当我沉思了一会儿再勾画几笔时,她的紫眸里又带着一丝惧怕与惊慌,我向她投去疑惑的视线,她的眸里似乎闪过一丝亮光,然后微微低下了头,想要隐瞒什么似的。我抬起拿着画笔的手,放到下巴处沉吟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怎么了?唔,可以,继续保持刚才的动作吗?抱歉,虽然我知道你累了,但我还没画完。”

“不,没什么,抱歉。我这就坐好。”她的眼神有些躲闪,挪动了一下身子重新做好,双手紧紧攥着围裙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发现我的不对劲,于是松开手,胡乱地抚平被揉得变形的围裙,想要抬头看我却又低下头去。

待到她重新调整好状态坐直身体后,我却迟迟没有下笔。

我在等待着什么,也许吧。

她的视线定格在了我的身上,她直接的目光反正让我感到不好意思了起来,我假装盯着画布沉思,事实上我却也在用余光看着她。那双眼睛里似乎蒙上了一层什么东西,里面沉重的感情都被掩盖了起来,深沉晦暗,那抹接近暗蓝的紫色里沉积着什么,我看不清楚,直至我看到里面似乎出现了一颗星辰,接着是两颗,三颗,直至繁星满天,像是装在一个罐子里的钻石被打翻在紫色的水池里,那些星星在那里面熠熠闪烁,刺痛我的眼睛。里面的情感被揭露在光明之下,那情感似炽热的火焰流露出来,仿佛要灼伤我;又似是冰冷的风雪,要将我冻结。我手颤抖起来,继续不停地勾画着,那里面的感情我不敢去承受,但是,太棒了,对于一个画师来说,我像是疯狂运行着的机器,停不下来涌过来的感觉,急切地想要画出点什么。最后,画笔掉在了衣衫上,我慌忙地拿起画笔,然后抬头看向画布,我呼出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画到,我定了定神,重新调好颜料专注地勾画完最后几笔。

画布上的人儿美丽动人,气质有些冰冷。嘴唇似是勾起似是抿着,里面流露出了淡淡的喜悦,又好像是想掩饰什么。凌乱的铂金色发丝似乎发着光,披在肩膀上。布满伤疤却又白皙的双手交叠着放在大腿处,眉头微蹙,似乎被什么困扰着。下巴处有一道已经结痂的伤疤,不仔细看有些难以发现。最夺目的一个部分还是眼睛,当观赏者看向那双眼睛时必定会被震撼到,那里面的情绪会使你心跳加速,会想要惊呼,会想要逃避,会害怕去面对,只因那都太过沉重,你不敢,也不能去承受那感情,你会害怕辜负了画中那个深情的人。

娜塔莉娅,是耀眼夺目的黑珍珠,是悲伤的眼泪,是高贵的象征。

“好了。”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说道,突然很想流泪。

这时候娜塔莉娅才站起身来,走到我身边问道:“不要紧吧……我看到你画笔突然掉了,衣服都脏了。”

我低头抹了一把衣服上差不多要干了的颜料,然后笑了笑:“不要紧。”

抬眸看向她,却发现她愣在了那里,嘴唇颤抖着。

“这是我?”她用不敢置信的语气说。

“这就是你。”我点了点头,说道。

她抬起双手捂住了嘴,像个小姑娘一样发出一声惊呼。

我站起身,第一次真正地直视着她美丽动人的眼睛。她铂金色的睫羽颤抖着,我握起一缕铂金色的柔软发丝放到嘴边,落下一吻。


“娜塔莉娅,我的黑珍珠。”

   我听到自己如是说。


评论
热度(11)

© Loren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