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排球训练结束后开的脑洞。
不容易,深切感受到了。
… …
夜色黯然,白色的月光倾泻下来。
维克多独自在操场上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发球。
夜间微凉的空气让指尖打着颤,维克多深呼吸一口气,跑去捡球。
站起身时发现后方站着一个身影。
是尼可拉斯。
金发镀上一层银光,看上去触不可及。
“哟,大个子,这么卖力?”是他先开口打破这诡异尴尬的气氛了。
维克多没有回应,只是默不作声地打着球。
“你这样发球可不对,我教你。”
尼可拉斯走上前挑眉道。
… …
他们的教练——王黯,沉默地看着他一遍遍地发球,最后走了过来接过维克多手中的球说道:
“听着,维克多,你有点不对。”
“怎么?”
“……你不必刻意去模仿尼可拉斯,虽然不得不承认他很优秀。他发球的时候会有他的小习惯,不过无伤大雅。你没必要连他的习惯都学了,那可不适合你。”
“……好吧。”
维克多不悦地蹙起眉头,视线扫过旁边的场地。
在旁边的场地训练的尼可拉斯见他看了过来,冲他挥了挥手。
维克多移回视线,蓦地笑了。

评论(7)
热度(7)

© Loren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