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就当是存东西,大概。

英雄联盟设定异色&常色露普。

并且是ABO设,但是这里面没有提到。

其实就是挑我之前那个脑洞出来写了。

… …

诺克萨斯的地下道。

冰冷的雨夜里,蜡烛微弱的火光摇曳着,仿佛就要熄灭一般。基尔伯特用手支撑着头坐在木桌旁,心不在焉地看着书。他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连已经泛黄的书页被风刮得哗哗作响也没有发觉,直到他的头快要垂到桌面上才猛地惊醒过来。寒冷的风透过未紧锁的窗户吹了进来,基尔伯特不禁打了个哆嗦。

“要睡觉就给我到房间里去睡,别在这给我碍手碍脚的。要是生病了我可负担不起医药费。”正在清洗餐具的尼可拉斯放下手中的瓷碟,转过身双手环胸,倚靠在流理台上冷冷地开口。

“嘁,要不是你把本大爷锁在这屋子里,我会这么无聊吗?”基尔伯特漫不经心地回答,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后合上被吹乱的书本。尼可拉斯微蹙眉头注视着基尔伯特许久,才默默地转过身继续清洗餐具,期间像是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再度放下手中的瓷碟,餐具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在一片寂静的屋里显得格外刺耳突兀。

“说真的,基尔伯特。我劝你不要和那个伊万·布拉金斯基走得太近。”

是尼可拉斯先打开了话匣子,他紧紧抿着嘴唇,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这番话。

正在剥着葡萄吃的基尔伯特在听到那个名字后不禁手颤了颤,不小心把手肘旁的书本撞落下地,在心中暗骂自己失态的同时,基尔伯特将手中的葡萄放入嘴里咀嚼,神情十分不悦地捡起书本摔回桌上。尼可拉斯看着基尔伯特难看的脸色和充分地表示自己不满的动作,默不作声。

屋里仿佛瞬间充斥着一股火药味,而但凡是有一点擦枪走火,这里便会在顷刻间爆发。两人就像是盯上猎物蓄势待发的野兽,用锐利的眼神注视着对方,屋内似乎只可以听到书页被风吹动和窗户被雨水冲刷拍击的声音,以及他们似乎在努力压抑着怒气的呼吸声。

屋内的气氛安静诡异得叫人心惊。

“我在悬赏令上看到了那个家伙,”尼可拉斯在陈述的同时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基尔伯特的反应,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总觉得他没那么简单,若是一个普通的贵族,可不值得上悬赏令,并且赏金还很可观。”


TBC.


有时间会继续写。


评论(4)
热度(5)

© Loren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