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雪兔组】Halloween

我没有食言,今天总算肝完这篇了。
其中的某些情节是去查阅了有关万圣节的资料再写的,也许有不妥的地方,欢迎指出。(话说查完后觉得万圣节真的好有趣啊)
文中的雪兔OOC了,致歉。
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地方,大概是颗平淡无味的糖。
… …
今夜又下雪了,遍地苍白的雪掩埋着这片广袤寒冷的大地。而几乎整天都待在堆积成山的文件里,待在那种令人窒息的环境里工作的伊万,此刻终于得到了片刻的惬适。
屋外冷得骇人,刚踏入家门的伊万便急不可耐地点燃了壁炉。然后在壁炉里的木柴被烧得噼啪作响的声音中,为自己做了一份土豆浓汤,疲惫的身心此时也得到了些许安慰。静静地享用完最后一口后,依旧是精神恍惚地按照每天的程序做事。
屋内已经温暖起来,冰冷的四肢渐渐回暖。伊万蓦地隐约想起今天似乎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混沌的思维此时却不合时宜地打结了。伊万无奈地摇摇头,揉了一把凌乱的奶油金色头发正打算走回卧室。
但是此时屋门却被叩响了。
伊万脚下的步伐一顿,突如其来的响声的确让自己吓了一跳。深呼吸一口气让忽然紧绷的神经以及加剧的心跳平稳下来,自己大概是觉得有点可笑于是咧嘴露出个尴尬的笑容,像是在嘲弄自己一般。
缓缓扭开门把手拉开门,探出头想要看看是谁敲响自己的家门,却差点被迎面而来的寒冷的幽风给吹懵。
“不给糖就捣蛋!”孩童软糯糯的稚音从外面传来,其中似乎夹杂着一丝颤抖,看样子是冻坏了。伊万弯起薰衣草色的眼眸,俯身揉了揉那孩子柔软的头发,用着温和的嗓音说道:“请稍等,可爱的小精灵。”那个可爱的孩子只是眨眨海蓝色的眼眸,抬起那张被各种鲜艳颜料涂满的脸,眼巴巴地望着他。
转过身后的伊万则露出无比懊悔的表情,在心中暗骂自己怎么能将这样重要的节日忘记,原本心中愉悦的玻璃被懊恼敲碎,闭锁在里面的莫名的悲伤情绪又涌了出来。
果然欢乐背后总是隐藏着悲伤。
伊万叹了口气,走到一个木柜前翻找着自己就在昨天买回来的那袋糖果。
还好自己喜欢吃甜食。这么莫名其妙地想着,伊万抓着一把糖果回到那孩子面前,把手里的糖果放在他伸出的一双稚嫩的小手中,看着他惊喜的表情,伊万不由得微笑道:“祝你今夜有个好梦,小家伙。”
跟那个孩子道别后伊万捧着几个原先打算用来做食材的南瓜精心雕琢了几个南瓜灯,剩余的一些自己就懒得在做成什么好吃的了,实在太累了。
伊万将屋里所有的灯熄灭掉,然后端起自己先前在雕刻南瓜灯时泡好的咖啡,在幽静的黑暗中摸索着上楼,期间还差点一脚踩空摔下楼梯,要是被人知道这件事情,恐怕第二天是要登上头条的,而具体的标题会是怎么样的,大概也能猜到一二了。
伊万百般聊赖地躺在床铺上,床垫有些硬所以硌得骨头微微发痛。在一片静谧中记忆又如潮水般涌过来了,那双没有焦距的紫色眼眸盯着对面墙壁上挂着的古老的钟,很明显它们的主人是走神了。
原本自由而又懒散漫延的思绪猛地被切断,伊万蓦地回过神来有些恍惚,直到冰凉的空气刺得眼睛有些干涩发疼,伊万才眨眨葡萄紫色的瞳眸,摸索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偏侧着头思考片刻后无意识地抬手抚摸着自己的鼻尖,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然后打算发一条匿名短信给基尔伯特:
你那里过得怎么样了?
伊万盯着手机屏幕,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妥,于是又删除掉这行字,微抿着嘴唇思索,最后鬼使神差地发了这样一条匿名短信过去:
你在哪?
伊万等了两分钟基尔伯特都没有回复他,但他还是耐下心来,端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早已冰凉的咖啡抿了一口,不紧不慢地等待着基尔伯特的回复。
果不其然,基尔伯特在伊万发出短信的六分钟后回复了。
伊万勾勾唇角,露出了个计划得逞的狡黠微笑,在看到屏幕中的回复时又有些惊讶。沉默许久,伊万才愉悦地哼着小曲走到衣帽架旁准备穿着了。
… …
雪如鹅毛般纷纷扬扬地落下,六角的冰晶小花携着凛风共舞。伊万只身单影地伫立在基尔伯特的家门前,他吃到闭门羹了。
哦。
真是落寞的背影。
伊万盯着房门沉思许久,还是将被冻得僵硬麻木的手从大衣口袋里恋恋不舍地抽出来,拿出手机按下基尔伯特的手机号码拨号。
第一次,基尔伯特没有接。
伊万蹙了蹙眉头,继续拨号,反正他有的是时间,他就不信以基尔伯特的性格会不理会自己。
在伊万坚持不懈地拨号第不知道几次后,基尔伯特总算下来开门了,眼睛布满了血丝,还有显眼的黑眼圈。
基尔伯特抬眸看了一眼伊万挂着细小雪花的铂金色睫羽,它们随着主人因寒冷发出的颤抖而颤动着,睫上洁白的精灵也随之飘走。
“你来就来,但是能不能别挑我休息的时候来?”
“抱歉,我不知道。最近很忙吗?”
“你说呢?”
基尔伯特没好气地回答,熬夜多天的他脾气更加暴躁了。伊万不敢再多说什么,默默地越过基尔伯特挤进了屋里,屋里不同于外面,温暖的感觉让伊万呼了一口气。
“话说你这头蠢熊发什么匿名短信?大半夜的吓醒本大爷。”
伊万沉默着,空气仿佛凝固了。
“……你生气啦?”伊万最后还是忍不住打开话匣子,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生气做什么。”基尔伯特那双鸽血红色的瞳眸看着他半晌,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疲惫地撩了一把额前的碎发说道。
“抱歉啦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
“啧,道歉做什么。”基尔伯特突然凑近伊万,这让伊万没由来得感到一阵心慌,因为基尔伯特很少有这样主动的举动。结果他却把什么冰冷的东西塞到自己手里。
“喏,给你的。就当作是万圣节礼物,是你爱吃的奶油味。”
伊万摊开手,果真是几颗被糖纸包裹着的糖果。伊万抬头看看基尔伯特,又看看手里的糖果,颤抖的嘴唇翕动着,却始终说不出什么。
“给了糖就不要给本大爷捣乱了。”
果然。伊万无奈地笑着摇摇头,紧紧攥着手心里的糖,尽量压抑住语气里流露出的愉悦开口问道:“你怎么突然想到来俄罗斯住了?真是叫我惊讶,一声不吭就跑过来了。”
“……我只是突然想换个环境罢了。”
“所以来俄罗斯?可是你总是抱怨这里冷啊。”
“……”基尔伯特沉默了。
伊万噗嗤一声笑了,如蜜糖般软糯的声音使基尔伯特的心尖也随之颤抖,基尔伯特不悦地皱起眉头,一双红瞳恶狠狠地瞪着伊万,似乎想用眼神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千刀万剐。
“诶,别露出这样的眼神。”伊万停下自己的笑声,含着盈盈笑意紫色的眼眸看向基尔伯特。伊万低声哼着不知名的旋律撕开包裹在糖果外的糖衣,捏着那颗香甜的糖果塞到基尔伯特嘴里,基尔伯特不情不愿地吃下糖果,过于甜腻的味道让他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紧接着一个冰软的东西贴上自己的嘴唇,是伊万吻了他。
并没有更多的交流,只是简单地亲吻嘴唇。基尔伯特双手环胸挑眉看了伊万半晌,最后转身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他侧身靠在流理台上朝站在玄关处笑看他的伊万抬了抬下颚,勾起唇角开口道:
“好吧,本大爷就勉为其难让你在这留宿一晚。”
伊万笑意更深了:“太好了,万圣节快乐,亲爱的基尔伯特。”
“哼,万圣节快乐。”
“要一起看星星吗?”
“这么冷自己看去,我需要休息。”
“哦。”
… …
“放下本大爷,三秒。”
“有本事自己下来呀。”
… …
End.
烂尾了噗,万年烂尾的我。
不过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最后,提前说一句。
万圣节快乐,各位!!

评论(7)
热度(25)

© Loren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