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基尔伯特倚靠在窗户边俯瞰着楼下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干裂的嘴唇抿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他抬手拿走唇边的烟,伸出舌头舔舐着唇瓣,试图湿润他那枯燥的嘴唇。

身边突然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低笑,基尔伯特狐疑地斜眼瞥了伊万一眼。

“笑什么?我很好笑吗?”

“……不,我只是突然想起你在冰湖上被我压着掐住脖子的蠢样。”

伊万将食指抵在嘴唇上,一边笑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

“真巧,”基尔伯特咧开嘴,也笑了起来,“我也想起了你在床上被我压着掐住脖子的蠢样。”

语罢基尔伯特挑了挑眉,点燃了烟。

“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基尔伯特。”

“以牙还牙罢了。”基尔伯特挑衅般地冷哼一声,将白色的烟雾尽数吐到伊万脸上。

评论(10)
热度(26)

© Loren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