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普露】存个片段

想想还是搬过来??

注意是异色普露,异色普露,异色普露。

在写车的时候,脑子突然蹦出了这样的画面。

我的维克多就这么个样…。

我没有普露吃只好自己割腿肉了…。

很短很短,不过是个小片段。
… … … …

我站在这家酒馆前已有一段时间了,但令人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理由促使我停留于此。

我摇了摇头,最后还是迈步踏进了这家酒馆。微微低头把半张脸埋在有点脏兮兮的暗红色围巾里,也许像我这样的大个子维持这样的姿态很滑稽可笑,但关我什么事。

我再度摇了摇头,走到吧台旁的座椅上不紧不慢地坐下。

“伏特加。”我用带有浓重俄国口音的英文说道。

我发现坐在我旁边的人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我,大概是因为我最近神经有些敏感,所以会感到他的眼神未免有些露骨了吧。我伸手接过递来的伏特加,脸色淡然地呷了口。

我用余光瞟了一眼他。

金发碧眼,这是外貌特征。

我掩藏在围巾下的嘴唇微微抿住,左手食指在桌面上轻轻刮弄着,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响。

日耳曼人。我心里很快下了定论。

他低头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娴熟地点燃一根烟,缄默不语地吞云吐雾。我仰头灌着杯里的伏特加,把酒杯放回桌面上时,伏特加已经见底。默默伸舌舔舐一圈下唇沾染上的酒液,这时听到了身旁的人发声了:

“一起喝杯?”

嗓音很沙哑,看来经常接触烟酒之类的东西。并且从口音上看,应该是个德国人。我断定。

我闻声抬起了低垂的眼皮瞥了一眼他,又低头默不作声地转动着桌面上的酒杯,装作出一副在思索的样子。实质上我这空空的脑袋里什么都没有,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给人以压迫的感觉。此刻的气氛十分尴尬。

“……好。”我犹豫半晌开口说道,顿了顿接着补充一句,“你点烟的模样很好看。”说完这句话我就闭嘴了,同时心中又有些懊悔。我很肯定我绝对不是同性恋,但是那家伙点烟的动作真的该死的漂亮。

能想象吗,稍微偏侧着头半敛眼眸,阳光让他分明稀疏的睫毛镀上金边,并在面庞打上了淡淡的阴影。淡色的嘴唇虚抿着一根香烟,骨节分明的手笼罩住微弱的火光,星火在风中不安分地跳动着,那个德国人神色自若且动作娴熟地点燃香烟,然后将打火机收回衣袋里,而当他吸烟的时候会不禁眯起眼眸。

……该死的。

那个德国人抬起眼眸直视我的瞳仁,我有些无措地低下头,抬起手用大拇指摩挲着酒杯边缘,微蹙眉头垂下眼睑,而视线不知道该落在何处。

他似乎是发出了一声嗤笑,我听得清楚。

“有趣的大个子。”他说道:“我觉得你喝酒的模样也很好看。”

我被提起了些兴趣,重新抬起头挑眉看向他。

他也学着我挑挑眉,扬起脖颈抬手指指自己的喉结。

“很性感。”他说。

“……谢谢。”我别扭地回应。

他点了伏特加和啤酒,扭过头看向我,开口道:“眼睑怎么回事?左眼的。”

我疑惑地抬手抚摸着左眼的眼睑,沉默片刻才恍然大悟。要不是这个德国人提醒,我都快忘了这茬。

“被狗咬的。”我带着几分笑意和讽刺回答,在心中暗骂着琼斯那个家伙。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埋头吸烟。我呼吸着因呛鼻的烟味而变得浑浊的空气,失神片刻又猛地醒过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你叫什么?”

想了想,我又补充道:“我叫维克多。”

“尼可拉斯。”他接过递来的啤酒,把那半截香烟在烟灰缸里碾灭,然后握着酒杯冲我扬扬手。

“干杯。”

我拿起酒杯跟他碰杯。

“干杯。”

… … … …

结束。

大佬们我快饿死了!!

普露!!普露啊啊啊!!!

评论(13)
热度(29)

© Loren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