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雪兔注意,练笔.
*大概是大叔露和幼普.
*我把握不好性格于是崩了,我该怎么办呀,我也很绝望呀.
*露第一视角
*一个似曾相识的片段,小时候就特别喜欢这样想方设法躲着自家老妈,虽然基尔伯特跟我稍微有点不一样www.



“基尔伯特,睡了吗?”
蓦然响起的声音在寂静空寥的走廊里回荡着,显得有些虚无缥缈。我将头靠在这扇紧闭的门上仔细地听着,却没有什么收获。
已经睡了吗?
我这么想着,内心踌躇片刻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基尔伯特的情况。伸手小心翼翼地扭动门把手,尽力不发出任何声音,悄悄地把头探进去却发现眼前的床上只剩下凌乱不堪的被子。
我带着疑惑走进房间里,缓缓地关上房门。神情呆愣地扫视着这里的一切,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我想找到的。
我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不紧不慢地踱步走到床边,伸出手抚摸着床单,再探进被褥里摸索着什么。我清楚的感受到被褥里还有残留的温度,我挑挑眉勾起了唇角,我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了。
就在不久前,我在孤儿院内见到了这个孩子。他与我的相遇是非常偶然的,那时他神色淡漠地捂着脸上的淤青朝我走来,澄澈的鸽血红色眼瞳里却分明藏着嫌恶。黯淡无光的白色发丝凌乱,在看到我的时候脚下的步伐一顿,有些错愕地抬起脏兮兮的脸,用红色的眼睛注视着我,我也眨着眼看他。
而当我试图开口同他搭话时,他却猛然回过神来,低垂着头越过我走了。
在那之后,我都会时常想起那个场景,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
接着没多久,我便领养了他。
当时他惊愕地睁大那双红眼睛,不敢置信地打量了我一番。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别人这么明目张胆地打量我,但对方毕竟还是个孩子,我也不必去追究些什么了。
“您好,先生。”
带他回到家的第一天,他礼貌地开口对我说道,态度是冷漠疏离的。
并且从这以后他对我的态度是爱理不理的,还很反感肢体接触。
成。
这小崽子。
我恶狠狠地想。
收回思绪,我站直身瞟了眼窗户。
好吧,这是二楼。我就不信他能从这跳出去逃跑了。
我无奈地发出一声叹息。
… …
他应该不会躲藏在容易被发现的地方,要尽量保持阴暗隐秘他才能放心吧。我想。
我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床。
然后还是摇了摇头,开始翻箱倒柜地搜索,时不时开口喊两声他的名字,但都是徒劳无功。
我抿起干裂的嘴唇蹙紧眉头,转身颓然地准备离去,但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过身大步流星地冲到床边,俯身迅速趴下,危险地眯起眼眸。
“啧小崽子你果然在这里快给我出来立刻马上。”
气得我一口气说完这句话。
基尔伯特呢,侧躺在阴暗肮脏的床底下,努力蜷缩起身体双手抱膝。似乎是被我吓到了,睁大的红色眼瞳里的悚惧快要溢出,淡色的嘴唇颤动着,他好像忽然回过神来,颤抖着要后退。
我有些恼怒地抓住他的脚踝,把他从床底下拖拽出来。他拼命地挣扎着,嘴里还不断嘟嚷着我听不懂的德语,虽然我用身上的毛都能想到他在骂我。
我连拖带拽地把他拉出来,然后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把他禁锢在自己怀里,他战栗着并且不死心地轻微挣扎几下,当我把手臂收紧的时候他便放弃了。
我伸手替他擦出额头溢出的冷汗,哼哼两声低头蹭蹭他滑腻的脸。基尔伯特伸手推开我的脸,深邃的眼瞳嫌恶地看着我,他开口不悦地朝我说道:“不要靠得这么近,大叔。你的胡茬扎得我难受。”
“今天忘剃了。”我眨眼回答道。
“哼。”他发出一声冷哼。
“你怕我干嘛?”我开口问道。
“……不是怕,我讨厌你。”
“那也别躲着,钻床底这档子事你都干得出来?”
“……”
“下次别这样。”
“……”
“床底脏。”
“好。”他嘟嚷着说。
我满意地颔首,忍不住低头亲吻一下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的脸。
“……嘿!走开,你弄得我一脸口水了。”
成。
这小崽子还是得治治。


...

小孩子真可爱.
因为并不是恋爱向所以就叫雪兔组好了呜呼呼:3
……我是标题废。

评论
热度(8)

© Loren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