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露普】D

标题并没有什么意义。

瞎写的东西,什么都不懂。

莫洛斯为私设的加里宁格勒。

==================


雪霁后的莫斯科寒冷得不近人情,街道上没有多少来往的行人。伊万扯了扯僵硬的面部肌肉,抬手揉揉被冻得通红的鼻子,然后将半张脸都藏在了那条简朴的围巾下。

只是不经意的一瞥,便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莫洛斯,他手里揽着的牛油纸袋里装满了面包。此刻他正一手抓着个沾满砂糖的甜甜圈啃,一手握着手机神色无奈地与电话那头说着什么。

伊万皱起了眉头,快步走了过去。莫洛斯抬眼看见走来的伊万,接着满不在乎似的转离了视线,将拿着手机的手挪开耳边,点开了免提键。

“……说实话,莫洛斯。我是真的有点想那头熊了。”是基尔伯特嘶哑的嗓音,在呼啸的风声中显得虚无缥缈。


伊万怔在原地,插在衣兜里的手攥紧又放开。


基尔伯特嘴里的“那头熊”大概指的就是他吧,往昔的朝夕相处使伊万多少了解点基尔伯特对自己的某些称呼。


但基尔伯特可从来没有说过想自己。

不会说,也不想说。至少在伊万看来是这样的。


“……既然想他的话就来找他!你可不如以前果断了呀贝什米特。”真是可怕,莫洛斯说出这番话语的时候面部表情可不像语气那么欢快。

“闭嘴,你以前也是贝什米特。”话是这么说,但基尔伯特的语气里并没有含着愠怒的情绪:“……不,我是说吧。”

电话那头传来了瓷器微微碰撞的清脆声响,基尔伯特现在应该喝着杯黑咖啡。伊万以此推断,还在脑海中想象出那幅画面。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本大爷现在确实是在躲着那头熊。的确没什么好逃避的,我不过就是在惧怕着某种东西,亦或是某种结局。就像在迷宫里失去了方向,每当面对转角时我都会害怕接下来到底是死路还是无尽的道路,貌似无论怎么样结果都是令人绝望的。”

“我有什么好躲的?还有贝什米特,如果你连面对结果的勇气都没有了,你还怎么得到希望呢?这不像你。”伊万忍不住问道。

“是啊,有什么好躲的呢?这也太窝囊……”基尔伯特的声音染上愤怒的色彩,但音量却逐渐降低,最后变成了低声的喃语消散在风中。


沉默悄然降临在他们之间。只能听见寒风鼓动衣服的声音。


“我去你妈的,莫洛斯!”基尔伯特气急败坏地说完这番话便迅速挂断了电话,莫洛斯漫不经心地耸耸肩,然后将视线转回伊万身上。

“……听到了吧?那个家伙一直都这样,这件事都不知道犹豫了多久。该说你们是有多迟钝,这份感情掩藏的还真是拙劣,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而你们两位当事人却浑然不觉,真是讽刺。”莫洛斯幽深的眼眸紧紧地盯着伊万的脸,像是要将人吸进去的深渊。

“……”伊万保持沉默。

莫洛斯叹了一口气,将什么东西塞到了伊万手里。

伊万低头看去,是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个地址。

“基尔伯特目前在俄罗斯,这是地址。去找他谈谈吧。”莫洛斯深深地看了伊万一眼,越过他离开了这个地方。

伊万紧紧攥着那张纸条,心脏震颤疼痛起来。他很想哭,但眼睛却干燥地不行。伊万紧闭着嘴唇,眼睛此刻传来阵阵灼痛。


去找他。内心有个声音在轻喃。


伊万裹在那件又长又厚的大衣里浑身直发抖,不由得一瘸一拐地跑了起来。


去找他。内心有个声音在低语。


脸上一片湿润,眼泪这才后知后觉地落下。


去找他。内心有个声音在大喊。


伊万抬手胡乱地擦掉脸上的眼泪,但泪水如决堤般止不住。最后伊万不再克制,抽抽搭搭地哭泣着奋力向前奔跑。


在那段漫长的岁月中,他们都承受了太多沉重的东西。在充满硝烟尘土味道的战争中,他们的感情早已千疮百孔。伤害甚至已经成为了他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唯有在世界陷入片刻沉寂的时候,他们才敢放心地将后背交给对方,小心翼翼地靠在一起取暖。


基尔伯特就像冰冷的暖阳。伊万认为这绝对是不矛盾的形容,那看上去冷冽灼目的光芒使他不敢去靠近,只好抱着绝对虔诚的态度。而当他颤抖着拥抱那个太阳的时候,他便不由得含着无限悲哀地感叹,这是何等温暖的事物。


耀眼,但不至于灼痛他人。


泪水模糊了视线,伊万的脚步缓缓停下来。他停在原地,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深深地埋下头,抬起手掌捂住眼睛泣不成声。因为他看到了前方站着的基尔伯特,他似是在触手可及的距离,又似是隔了一个寰宇般遥远。


“伊万。”无比清晰的声音。


伊万放下手,抬起头无声地伫立在那里。


基尔伯特的红眸也静静地凝望着他。


伊万突然再度奔跑起来。




他在朝着他的信仰奔去。

评论
热度(5)

© Lorenz | Powered by LOFTER